快捷搜索:

婚姻带给女人的是什么?

2019-07-30 01:01栏目:风俗习惯
TAG:

原标题:好读 | 离婚庆祝日

图片 1

图片 2

传统的婚本位思想认为,人是一定要结婚的,对于女性来说,只有结了婚,才算是真正成人,这辈子才有着落。

文 | 苏洁

这是社会对于女性的要求。而女性本身是渴望爱情的,渴望幸福的生活。这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现实并不一定会如想象中那般美好和浪漫。爱情和激情会消失在生活的琐碎当中,磨灭人的意志,而男人却独立在家庭之外,发展自己的事业,获得专属的成长。

我被单位派到摩洛哥的边远小镇坦坦,做援建工作。邻居格蕾丝大婶,是个开朗乐观的老人。

《醒来的女性》这本书,描述了十余位女性的生活历程,结婚,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然后慢慢在婚姻生活中崩溃,有的人在成长,有的人变得疯狂。我们在诉说着男女平等,可是婚姻生活是否对女性一直都是不公平的?在漫长婚姻的另一端,留给女性的到底是怎样的出路?

一天早上,我正在办公室里,突然外面传来响亮的音乐声,听起来甚是热闹。没听说最近要过什么节日啊?我决定出去看看。

《醒来的女性》的作者玛丽莲·弗伦奇生于美国布鲁克林,从小就热爱写作,在丈夫上大学期间,兼职打工支持丈夫读完法学院。她在1964年考入哈佛大学,丈夫却反对她的写作事业,两人在1967年离婚。1977年出版《醒来的女性》,玛丽莲一举成名。本书全球销出2000多万册,出版22种语言版本,在读者当中引起强烈的共鸣。

只见格蕾丝身穿节日盛装,正同众多女子一起载歌载舞。我感到好奇,就问旁边一个当地的村民:“她们是在庆祝什么节日吗?”

玛丽莲用细腻的语言,描写出了上世纪中期美国女性最真实的生活状态和内心挣扎。就算在现在看来,也有很多女性正在经历着相同的生活,面对着同样的迷茫。

村民连连摇头:“不是,她们在庆祝离婚。”我瞪大眼睛问道:“离婚还这么高兴?太不可思议了。”村民微笑着点点头。

《醒来的女性》以米拉的生活为主线,讲述了米拉在长达十四年的婚姻生活中迷失自己,然后又在离婚后,在哈佛大学求学的过程中寻找自我的故事。

从这位村民的口中我得知,原来格蕾丝大婶的独生女儿、23岁的塞米拉离婚了。她结婚刚满一年,因为和丈夫感情不和,办理了离婚手续。村民用手指了一下说:“就是那个高个女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见在庆祝队伍最前面盛装打扮的女子,长相很普通,但脸上笑靥如花。

图片 3

村民告诉我,这是摩洛哥当地的一种习俗,女人离婚,全家庆祝,因为这意味着女人新生活的开始。而且,离过婚的女人才更有魅力,更加抢手,男人都喜欢娶这样的女人进门。

迷失

村民见我依旧疑惑,便解释说:“我们这里的男人认为离婚女人并不是婚姻生活的失败者,相反,她们更有丰富的生活经验,对待婚姻生活的态度也更加成熟。所以,有过婚史的女人无论年龄多大、结过几次婚,她们所需的订婚彩礼远比未婚的女孩要多得多。”

米拉从小就是一个聪明独立的孩子,她会在开学第一天就把所有的课本都读完,就算连续跳了几次级,也找不到适合自己水平的班级。周围的人都比她年龄大,她和他们说不上话,于是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喜欢看书,喜欢思考。随着身体的成长,她独自探索着身体的欲望,这是她的家庭拒绝教育她的知识。

我有些将信将疑。在格蕾丝大婶的介绍下,我和年轻的塞米拉聊了一会儿。她自信地告诉我,在这里,离婚并不意味着悲伤,相反,她感觉到美好的新生活正在向她招手。

妈妈要把米拉培养成一个贤妻良母,她用省下来的钱,送米拉去学习才艺,教米拉要举止得体。当米拉喜欢在夏天脱光衣服逛糖果店时,她就把她绑起来,用责备和冷暴力制服她,终于,米拉成为了一个有点羞怯但很听话的孩子。

我们总认为离婚就是一种人生的失败,可是在这里离婚却是新生活的开始。我们不如学学摩洛哥离婚女子的洒脱,快乐从容地面对。

米拉常常会思考男女之间的关系,她拒绝和第一个男朋友做爱,对方越是承诺要娶她,她就越害怕。她害怕婚后的生活,她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只能照顾家庭的黄脸婆,而丈夫却仍然在享乐,这明显是不公平的。

(摘自《恋爱婚姻家庭·青春》2015年第2期)

但是最后,米拉面对环境的压力,还是屈服了,在她屈服的那一刻,她意识到,不管课本上怎么宣称妇女的投票权已经结束了男女之间的不平等,她还是知道,她不可能自由。

上了两年大学之后,她如妈妈的愿,嫁给了父母朋友的儿子诺姆。她在自己的婚礼上哭了,她知道自己被打败了。

她选择了婚姻,就放弃了自由。

诺姆还在上大学,米拉找了一份打字员的工作,勉强维持生活。米拉隐约觉察到,自己只是在勉强生存,却别无选择,日复一日地重复着相同的日子。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米拉想要回到学校念书,然后念博士,最后去教书,但是诺姆并不支持她。诺姆并没有专制地禁止她去做这些事,但是却说服了她,米拉再一次妥协了。

她感受不到自由,她觉得自由已经被成熟这两个字代替,而成熟就意味着懂得如何生存。

责任编辑:

生存,是一门艺术。它需要感官和心灵变得麻木,需要耐心去等待,却不必弄清你究竟在等待着什么。

米拉在漫长的日子里等待,等诺姆毕业,等来了第一个孩子,当米拉怀上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她开始承认,自己的人生不会有其他可能性了。她彻底接受了自己的婚姻生活。

米拉独自照顾着两个年龄相差一岁的儿子,她总是在忙碌着,给孩子喂奶,换尿布,做饭,洗衣服,收拾房间,诺姆回来之后,她还要小心翼翼,生怕孩子打扰到了诺姆。诺姆从来不帮忙,米拉作为全职太太,当然应该把家里照顾得好好的。他不喜欢孩子吵闹,不喜欢家里乱糟糟,米拉总是在努力,想要让诺姆满意。他们很少有性生活,就算有,也是按照诺姆的意思来,时间很短,模式也十分固定,米拉从来都得不到满足,她不喜欢和诺姆做爱。生活里唯一能让她感到快乐的,是独自和孩子们待在一起的时候,她感受到了孩子们对她的爱。

两个儿子还小的时候,米拉只有吃过午饭之后有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到公园里跟其他妈妈一起交谈,那是她的朋友,是她生活以外唯一的社交圈。

米拉跪在家里擦地板,孩子哭了,诺姆不在身边。他不是在医院工作,就是在母亲家里睡觉。他嫌孩子们太吵,打扰自己休息。米拉忽然意识到,现在的状态,正是她拒绝第一个男友的原因,可是,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无力抵抗。这就是女人的生活。

诺姆努力工作,换上了梦想中的大房子。米拉需要打扫的面积大大增加,她整个上午都在做家务。早上为诺姆,为儿子们准备早餐,等他们都出门之后,她才开始打扫房间,洗衣服,擦地板。

她依旧在下午的时候跟朋友喝咖啡,或者看书。晚上儿子们都睡了之后,她一个人坐在不开灯的房间里,喝着酒,默默地崩溃。总是她在付出,在照顾别人,却没有人认为她是重要的。

孩子是诺姆的,漂亮的大房子是诺姆的,就连她自己也是诺姆的。她越来越顺从诺姆的意思。诺姆从来不会对米拉动粗,偶尔动怒,他越来越冷漠,不跟米拉沟通,也不去听她的想法。他是认可米拉的,他承认米拉是一位贤妻良母,是一个模范妻子。但那又怎样呢,女人本该如此,保证她衣食无忧,就是对她的奖励。

米拉的周围发生着巨大的改变。她的朋友们,莉莉被丈夫送进了精神病院;葆拉和有钱的丈夫离了婚,找了一份前台的工作养活自己和孩子;特里萨的丈夫不喜欢避孕,她的宗教信仰不允许她堕胎,她总是在怀孕,然后自己照顾孩子,最后她终于被逼疯了,把第八个孩子淹死在浴缸里。

朋友们都连遭变故,只有她的世界,仍然整齐明亮。她变得安静从容,外界的痛苦与她无关,她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觉得自己被人爱着。她不再和男人辩论,不再坚持自己的主张。

一个深夜,当诺姆端着酒杯在米拉身旁坐下时,米拉在紧张着,幻想着,诺姆终于要陪自己看月亮了,他终于要陪伴她,自己的愿望马上就要实现了。可就在这个时候,诺姆直截了当地提出:“我想离婚”。

当你在试图反抗命运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会逼你就范,逼你接受自己应该有的“命运”。当你花了很长的时间挣扎,痛苦,最终适应并且接受自己的命运时,它就将你无情地抛弃。

这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美国许多女人的遭遇,也是现在许多女人正在经历着的命运。

人在婚姻中迷失自我的时候,就会变得不堪一击。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娱乐官方网址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婚姻带给女人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