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维

张国维,安玉笥,东阳人。天启二年进士。授番禺知县。

张国维,字玉笥,东阳人。天启二年进士。初任番禺知县。 崇祯二年,国维升任刑科给事中,弹劾、罢免了副都御史杨所修、御史田景新,这两个人都是魏忠贤的党羽。后来他上书对当时政治提出五条意见,说“:陛下求治之心太急迫,综合考察太严格。笨拙的官员小心戒惧但求无过,用心机巧的则敷衍塞责以图保住官位,谁还能施展身手为国家办理应做的事呢?所以皇上治国的气象精明,把臣下看作心腹、手足一样的情义实在缺乏,这样说来皇上的英明察决应该有所收敛了。祖宗在位时,阁臣有封还圣旨不肯执行的,有章奏屡上争议一事的。现在大臣一旦受到批评,就赶快低头认错;一旦意见被皇上批评,就赶快顺着您的旨意来。陛下处理不当,大臣也不敢坚持自己的意见进奏。这样说来大臣的一味顺随应该有所戒除了。陛下召见大臣问话本来是要下情上通的,没有因此该被问罪的。现在召见大臣只是传达皇上的指示,没见哪个人敢有所褒贬。我的同事熊奋渭回朝才十天,只是从旁边讲了句话,就被贬出去了。难道不能把惩罚稍微减轻一些,显示陛下您宽宏的肚量吗?这样说来君臣间的关系应该有所和洽了。”另外两条是请求平治刑罚,广施恩惠的。庄烈帝没能全采纳。国维后来升任礼科都给事中。京师地震后,他上书规谏弊政,话讲得很严厉。过后升任了太常少卿。 崇祯七年,国维升任左佥都御史,外出巡抚应天、安庆等十府。这年冬天,流贼进犯桐城,当地的官军全军覆没了。国维正当壮年,却因此一夜之间头发、胡须都变白了。第二年正月,他带着副将许自强前往增援,游击潘可大、知县陈尔铭等固守桐城,贼寇不能攻下来。于是转攻潜山,知县赵士彦重伤而死。攻太湖,知县金应元、训导扈永宁被杀。国维赶到后,解除了桐城之围,派守备朱士胤赴潜山,把总张其威赴太湖增援。士胤战死了,自强在宿松遇上贼兵,双方伤亡相当。安庆山区的百姓用木棍、石头投击贼兵,贼兵死了很多人,于是越过英山、霍山逃跑了。九月,贼兵又从宿松进入潜山、太湖,另外的贼寇扫地王也打下了宿松等三个县。国维于是招募当地居民两千人防守,把军事交监军史可法指挥。第二年正月,贼寇围攻江浦,国维派守备蒋若来、陈于五打退了他们。十二月,贼寇兵分几路进犯怀宁,可法及左良玉、马火广顶住了他们。贼寇又进犯江浦,副将程龙及若来、于五等人抗敌防守,这几座城都得以保全。贼寇又包围望江,国维派兵援救,贼寇也撤围走掉了。 十年五月,国维率领程龙等赴安庆,在酆家店抵御贼兵,程龙的几千士兵都覆灭了。贼寇往东打下了和州、含山、定远,攻陷六合,知县郑同元败逃,贼寇于是又攻打天长。国维看到贼寇的气焰越来越嚣张,就向朝廷申请割安定、池州、太平,另外设置巡抚,让可法担任。安庆不归江南巡抚管辖,就是从这里起始的。有人主张一并割下江浦、六合,让国维专门护守江南,庄烈帝不答应。 国维为人宽厚,得到士大夫们的拥戴。他所辖的郡县发生灾伤,他都替百姓向朝廷请命。他对修建太湖、繁昌两城的城墙,开挖苏州九里石塘及平望内、外塘,长州至和等水塘,垒砌松江的防海堤,疏通镇江及江阴的灌运河道,都做出了成绩。被朝廷升为工部右侍郎并右佥都御史,总理河道。当时气候严重干旱,漕运河道枯涸,国维把周围河流中的水疏通引进运河。山东发生饥荒,他赈济无数穷苦百姓,使他们得以生存。 十四年夏天,山东的贼寇开始活动,国维改任兵部右侍郎兼统领淮州、徐州、临江、通州四镇的部队,保卫漕运。大盗李青山有几万喽口罗,占据梁山泊,派遣他的党羽分别占领了韩庄等八处水闸,运粮河道因此被阻塞了。周延儒应召北上时,青山去拜见他,说自己在领兵护漕,不是造反作乱。延儒答应向朝廷讲一讲,给他加封官职。可是青山竟然拦截运粮船只,大肆焚掠,兵逼临清。国维召集自己部下的兵力打击并降服了他,把他交给朝廷,在京师街头把他肢解了。兵部尚书陈新甲入狱后,庄烈帝召国维入朝替任。国维于是拟定了战守赏罚的标准,上书提出严格世袭官员,斟酌推荐升用,认真对待大臣的题本和对他们的咨询等七条意见,庄烈帝都回答说可以。当开封失陷,黄河以北受到震动时,国维又递上保防黄河的几条办法,庄烈帝也采纳了他的意见。 十六年四月,我大清部队攻进京师郊区,国维传令赵光扌卞在螺山抵抗,八个总兵的部队都溃败了。言官因此攻击国维,他被解除了职务,不久又被关进监狱。庄烈帝记起他治河的功劳,他才被放出来。后来,庄烈帝在中左门召他问话,恢复他的原职,让他兼任右佥都御史,赶往江南、浙江管理练兵、运饷等事务。国维离开北京才十天,北京就失陷了。 福王召国维到南京协理军政,不多日子,评定他在山东讨贼的战功,给他加官太子太保,荫子锦衣佥事。吏部尚书徐石麟离职后,大臣们讨论让国维接任,马士英不用他,而用了张捷。国维于是请假探亲,回乡去了。 南京失守一个月后,潞王在杭州监国,没几天就投降了。闰六月,国维到台州朝见鲁王,请鲁王监国。鲁王当天就移驻绍兴,提升国维为少傅兼太子太傅、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让他在钱塘江上统帅部队。总兵官方国安这时也从金华来了。马士英一向跟国安要好,现在躲在他的部队中,申请入朝。国维弹劾了他十大罪状,士英才不敢入朝。国维连续收复了富阳、于潜,在沿江的要害地带扎下木城防守,联合了国安及王之仁、郑遵谦、熊汝霖、孙嘉绩、钱肃乐的各支部队,想做好持久战的打算。

崇祯元年,擢刑科给事中,劾罢副都御史杨所修、御史田景新,皆魏忠贤党也。已,陈时政五事,言:“陛下求治太锐,综核太严。拙者跼艴以避咎,巧者委蛇以取容,谁能展布四体,为国家营职业者。故治象精明,而腹心手足之谊实薄,此英察宜敛也。祖宗朝,阁臣有封还诏旨者,有疏揭屡上而争一事者。今一奉诘责,则俯首不遑;一承改拟,则顺旨恐后。倘处置失宜,亦必不敢执奏,此将顺宜戒也。召对本以通下情,未有因而获罪者。今则惟传天语,莫睹拜扬。臣同官熊奋渭还朝十日,旁措一词,遂蒙谴谪。不可稍加薄罚,示优容之度乎?此上下宜洽也。”其二条,请平刑罚,溥膏泽。帝不能尽用。进礼科都给事中。京师地震,规弊政甚切,迁太常少卿。

七年,擢右佥都御史,巡抚应天、安庆等十府。其冬,流贼犯桐城,官军覆没。国维方壮年,一夕须发顿白。明年正月率副将许自强赴援,游击潘可大、知县陈尔铭等守桐不下。贼乃攻潜山,知县赵士彦重伤卒。攻太湖、知县金应元、训导扈永宁被杀。国维至,解桐围,遣守备朱士胤趋潜山,把总张其威趋太湖。士胤战死,自强遇贼宿松,杀伤相当。安庆山民桀石以投贼,贼多死,乃越英山、霍山而遁。九月,贼复由宿松入潜山、太湖,他贼扫地王亦陷宿松等三县。国维乃募土著二千人戍之,而以兵事属监军史可法。明年正月,贼围江浦,遣守备蒋若来、陈于王战却之。十二月,贼分兵犯怀宁,可法及左良玉、马爌遏之。复犯江浦,副将程龙及若来、于王等拒守。诸城并全。又围望江,遣兵援之,亦解去。

十年三月,国维率龙等赴安庆,御贼酆家店,龙军数千悉没。贼东陷和州、含山、定远,攻陷六合,知县郑同元溃走,贼遂攻天长。国维见贼势日炽,请于朝,割安庆、池州、太平,别设巡抚,以可法任之。安庆不隶江南巡抚,自此始也。议者欲并割江浦、六合,俾国维专护江南,不许。

国维为人宽厚,得士大夫心。属郡灾伤,辄为请命。筑太湖、繁昌二城,建苏州九里石塘及平望内外塘、长洲至和等塘,修松江捍海堤,浚镇江及江阴漕渠,并有成绩。迁工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总理河道。岁大旱,漕流涸,国维浚诸水以通漕。山东饥,振活穷民无算。

本文由永利娱乐官方网址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国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