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馥|三国人物韩馥

韩馥字文节,出生于颍川郡,是袁氏门生,东汉末年群雄之一。他担任过御史中丞、冀州牧等职,是讨伐董卓的诸侯之一,曾与袁绍想拥立刘虞为帝;之后袁绍夺取了冀州,他被迫投靠张邈。后来,张邈与袁绍的使者见面,韩馥以为他们要杀自己,吓得躲在厕所用小刀自杀了。人物生平 起兵伐董 韩馥是颍川郡人,为袁氏门生,担任御史中丞。 中平元年,凉州军阀董卓入主洛阳,挟天子以令诸侯,封韩馥为冀州牧。袁绍因废帝问题与董卓决裂,逃往渤海,被董卓封为渤海太守,受韩馥节制。 董卓擅行废立和种种暴行,引起了官僚士大夫的愤恨,他所任命的关东牧守也都反对他。各地讨伐董卓的呼声日益高涨。而讨伐董卓,袁绍是最有号召力的人物,这不仅因为他的家世地位,还因为他有诛灭宦官之功和不与董卓合作的举动。韩馥见人心归附袁绍,忌恨袁绍得到众人拥护,,害怕他用来对付自己,经常派从事在袁绍的门口把守,限制袁绍的行动。这时,东郡太守桥瑁假作三公通过驿站发送文书给州郡,诉说董卓的罪恶,天子受到威逼,处境危险,踮着脚跟盼望义兵来消除国家灾难。韩馥接到信件,召集部属商议,问大家说:“如今应当助袁氏呢,还是助董氏呢?”治中从事刘子惠严肃地说:“兴兵是为国家,如何说什么袁氏、董氏!”韩馥语塞,脸有愧色。迫于形势,韩馥不敢再阻拦袁绍,他写信给袁绍,表示支持他起兵讨董。 但韩馥对袁绍仍然心怀疑虑,经常减扣军粮,想使军心动摇。 初平元年正月,关东州郡起兵讨董,推举袁绍为盟主。袁绍自号车骑将军,与河内太守王匡屯河内,韩馥留邺,供给军粮。豫州刺史孔伷屯颍川,兖州刺史刘岱、陈留太守张邈、广陵太守张超、东郡太守桥瑁、山阳太守袁遗、济北相鲍信与曹操屯酸枣,后将军袁术屯鲁阳,各有军队数万。 董卓见关东盟军声势浩大,于是挟持献帝,驱赶洛阳百姓迁都长安。 但是讨伐董卓的各州郡长官各怀异心,迁延日月,保存实力。酸枣驻军的将领每日大摆酒宴,谁也不肯去和董卓的军队交锋。酸枣粮尽后,诸军化作鸟兽散,一场讨伐不了了之。 谋立刘虞 初平二年,韩馥、袁绍以及关东诸将商议,认为献帝年龄幼小,被董卓所控制,又远在长安,关塞相隔,不知生死,幽州牧刘虞是宗室中最贤明的,准备拥立他为皇帝。曹操说:“我们这些人所以起兵,而且远近之人无不响应的原因,正由于我们的行动是正义的。如今皇帝幼弱,虽为奸臣所控制,但没有昌邑王刘贺那样的可以导致亡国的过失,一旦你们改立别人,天下谁能接受!你们向北边迎立刘虞,我自尊奉西边的皇帝。”韩馥、袁绍写信给袁术说:“皇帝不是灵帝的儿子,我们准备依周勃和灌婴废黜少主,迎立代王的先例,尊奉大司马刘虞为皇帝。”袁术给予拒绝。 不久后,韩馥与袁绍派遣前任乐浪郡太守张岐等带着他们的提议到幽州,向刘虞奉上皇帝的尊号。刘虞见到张岐等人,厉声呵斥他们说:“如今天下四分五裂,皇帝在外蒙难,我受到国家重恩,未能为国雪耻。你们各自据守州、郡,本应尽心尽力为王室效劳,却反而策划这种逆谋来沾污我吗!”他坚决拒绝。韩等人又请求刘虞主持尚书事务,代表皇帝封爵任官,刘虞仍不接受,打算逃入匈奴将自己隔绝起来,韩馥等人这才作罢。 迫让冀州 初平二年,韩馥的部将麴义反叛,韩馥与麴义交战,结果失利。 袁绍既已怨恨韩馥,就与麴义结交。袁绍的谋士逢纪对袁绍说:“做大事业,不占领一个州,没法站住脚根。现在冀州强大充实,但韩馥才能平庸,可暗中约公孙瓒率领军队南下,韩馥得知后必然害怕恐惧。同时派一名能言善辩的人向韩馥讲述祸福。韩馥为突如其来的事情所迫,我们一定可以趁此机会占据他的位置。” 袁绍认为有道理,随即写信给公孙瓒。公孙瓒接着就率兵而来,打着l讨伐董卓的旗号,计划暗中偷袭韩馥。袁绍派外甥陈留人高干以及颖川人荀谌等前去劝韩馥说:“公孙瓒趁着得胜南来,而且各郡都响应公孙瓒。袁将军率领军队向东而来,其意图难以预料。我们从心里感到您很危险。” 韩馥害怕,说:“既然这样,我该怎么办呢?”荀谌说:“您自己估量一下,在宽厚仁爱,容纳各种人,使天下人归附方面,比起袁绍来怎么样?”韩馥说:“我不如他。”荀谌又问:“面临危难出奇制胜,智谋勇气远远超出常人,逭方面您比起袁绍来又怎么样?”韩馥说:“我不如他。”荀谌再问:“世代普施恩惠,使天下各家得到好处,您比起袁绍来又怎么样?”韩馥回答:“我不如他。”荀谌说:“勃海虽是一个郡,其实相当于州。现在将军您处在三方面均不如袁绍的形势,但长期居于袁绍之上,袁绍是当代的豪杰,必定不肯在您之下。而且公孙瓒带领燕、代的士卒,其兵锋不可抵挡。冀州是天下的重镇,如果两支军队合力进攻,会师城下,冀州的危亡立刻就会到来。袁绍是将军的故旧,并且又是同盟。眼下的办法,不如将整个冀州让给袁绍,袁绍必然对您非常感恩戴德,公孙瓒就不可能再同您相争了。这样将军有让贤的名声,自身地位比泰山还要稳固。希望您不要有疑虑。”韩馥素来性情怯懦,因而就同意荀谌的计策。 韩馥的长史耿武、别驾闵纯、骑都尉沮授得知后劝阻韩馥说:“冀州虽然狭小,能披甲上阵的有百万人,粮食够支撑十年。袁绍以一个外来人和正处穷困的军队,仰我鼻息,好比婴儿在大人的股掌上面,不给他喂奶,立刻可以将其饿死。为什么要把冀州送给他呢?”韩馥说:“我过去是袁氏的属吏,而且才能比不上袁绍。估量自己的德行而谦让,这是古人所看重的。各位为什么觉得不好呢?”在这以前,韩馥的从事赵浮、程涣率领一万能开硬弓的士卒驻守孟津,知道这个情况,带领军队飞速赶回,请求抵御袁绍,韩馥又没有听从。接着韩馥让出官位,搬出官邸到中常侍赵忠的旧宅居住,派其子给袁绍送去印绶从而让位。 忧惧自杀 袁绍接管冀州后,封韩馥为奋武将军,但既没有兵,也没有官属。 袁绍任命河内人朱汉为都官从事。朱汉原先曾被韩馥轻慢,这时又想迎合袁绍的心意,便擅自发兵包围韩的住宅,拔刀登屋。韩逃上楼去,朱汉捉到韩馥的大儿子,将他的两只脚打断。袁绍立即逮捕朱汉,将他处死。但是韩馥仍然优虑惊恐,请求袁绍让他离去,袁绍同意,于是韩就去投奔陈留郡太守张邈。后来,袁绍派使者去见张邈,商议机密时,使者在张邈耳边悄声细语。韩当时在座,以为是在算计自己。过了一会儿,他起身走进厕所,用刮削简牍的书刀自杀。韩馥手下大将都有谁 将领:麴义、赵浮、程涣、上将潘凤、张颌、沮授。 麴义少时常年生活在凉州,精通战法,当时的他私下里有一支精锐部队,后来成为了韩馥的部将,然而能力平平的韩馥根本驾驭不了他,麴义于是又归附于袁绍,转而攻击旧主韩馥得胜。而让麴义名声大噪的是界桥之战,即袁绍和公孙瓒为争夺冀州而开打的战争。 张郃因讨黄巾军有功,任职军司马,是韩馥的部属,韩馥兵败后就依附了袁绍。官渡之战,曹操袭击乌巢,张郃建议袁绍支援驻守乌巢的淳于琼,可袁绍却听信了郭图的建议,去攻打曹操大营,结果一事无成。显然,真正让张郃人尽其才的主公是曹操。 《三国志通俗演义》称其为“贯通诸子,博览九经”,西凉猛将华雄在联军阵前挑战时,韩馥说:“吾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随即派出其部下上将潘凤迎战董卓部将华雄,但潘凤为华雄所斩。 谋士:长史耿武、别驾闵纯、治中李历,审配、田丰、沮授、麴义、关纯。历史评价 逢纪:今冀部强实,而韩馥庸才。 范晔:馥素性恇怯。 卢弼:馥为冀州牧,本董卓所举,勃海为其所属,故钤制绍之动摇。迨内有三公之移书,外有州郡之蜂起,始听绍举兵,此殆逢纪所谓庸才耳。

韩馥人物生平

文学形象

逢纪:今冀部强实,而韩馥庸才。

卢弼:馥为冀州牧,本董卓所举,勃海为其所属,故钤制绍之动摇。迨内有三公之移书,外有州郡之蜂起,始听绍举兵,此殆逢纪所谓庸才耳。

韩馥的长史耿武、别驾闵纯、骑都尉沮授得知后劝阻韩馥说:“冀州虽然狭小,能披甲上阵的有百万人,粮食够支撑十年。袁绍以一个外来人和正处穷困的军队,仰我鼻息,好比婴儿在大人的股掌上面,不给他喂奶,立刻可以将其饿死。为什么要把冀州送给他呢?”韩馥说:“我过去是袁氏的属吏,而且才能比不上袁绍。估量自己的德行而谦让,这是古人所看重的。各位为什么觉得不好呢?”在这以前,韩馥的从事赵浮、程涣率领一万能开硬弓的士卒驻守孟津,知道这个情况,带领军队飞速赶回,请求抵御袁绍,韩馥又没有听从。接着韩馥让出官位,搬出官邸到中常侍赵忠的旧宅居住,派其子给袁绍送去印绶从而让位。

在小说《三国演义》中,韩馥出场于第五回《发矫诏诸镇应曹公 破关兵三英战吕布》与第七回《袁绍磐河战公孙 孙坚跨江击刘表》,官拜冀州牧。率军参加讨伐董卓联军,为十八路诸侯的第二路,《三国志通俗演义》称其为“贯通诸子,博览九经”,西凉猛将华雄在联军阵前挑战时,韩馥说:“吾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随即派出其部下上将潘凤迎战董卓部将华雄,但潘凤为华雄所斩。同盟决裂后,被寻找根据地的袁绍夺取了冀州,抛下妻儿去投奔张邈。

袁绍认为有道理,随即写信给公孙瓒。公孙瓒接着就率兵而来,打着l讨伐董卓的旗号,计划暗中偷袭韩馥。袁绍派外甥陈留人高干以及颖川人荀谌等前去劝韩馥说:“公孙瓒趁着得胜南来,而且各郡都响应公孙瓒。袁将军率领军队向东而来,其意图难以预料。我们从心里感到您很危险。”

初平元年正月,关东州郡起兵讨董,推举袁绍为盟主。袁绍自号车骑将军,与河内太守王匡屯河内,韩馥留邺,供给军粮。豫州刺史孔伷屯颍川,兖州刺史刘岱、陈留太守张邈、广陵太守张超、东郡太守桥瑁、山阳太守袁遗、济北相鲍信与曹操屯酸枣,后将军袁术屯鲁阳,各有军队数万。

中平元年,凉州军阀董卓入主洛阳,挟天子以令诸侯,封韩馥为冀州牧。袁绍因废帝问题与董卓决裂,逃往渤海,被董卓封为渤海太守,受韩馥节制。

逝世日期:公元191年

董卓见关东盟军声势浩大,于是挟持献帝,驱赶洛阳百姓迁都长安。

忧惧自杀

谋立刘虞

董卓擅行废立和种种暴行,引起了官僚士大夫的愤恨,他所任命的关东牧守也都反对他。各地讨伐董卓的呼声日益高涨。而讨伐董卓,袁绍是最有号召力的人物,这不仅因为他的家世地位,还因为他有诛灭宦官之功和不与董卓合作的举动。韩馥见人心归附袁绍,忌恨袁绍得到众人拥护,,害怕他用来对付自己,经常派从事在袁绍的门口把守,限制袁绍的行动。这时,东郡太守桥瑁假作三公通过驿站发送文书给州郡,诉说董卓的罪恶,天子受到威逼,处境危险,踮着脚跟盼望义兵来消除国家灾难。韩馥接到信件,召集部属商议,问大家说:“如今应当助袁氏呢,还是助董氏呢?”治中从事刘子惠严肃地说:“兴兵是为国家,如何说什么袁氏、董氏!”韩馥语塞,脸有愧色。迫于形势,韩馥不敢再阻拦袁绍,他写信给袁绍,表示支持他起兵讨董。

韩馥害怕,说:“既然这样,我该怎么办呢?”荀谌说:“您自己估量一下,在宽厚仁爱,容纳各种人,使天下人归附方面,比起袁绍来怎么样?”韩馥说:“我不如他。”荀谌又问:“面临危难出奇制胜,智谋勇气远远超出常人,逭方面您比起袁绍来又怎么样?”韩馥说:“我不如他。”荀谌再问:“世代普施恩惠,使天下各家得到好处,您比起袁绍来又怎么样?”韩馥回答:“我不如他。”荀谌说:“勃海虽是一个郡,其实相当于州。现在将军您处在三方面均不如袁绍的形势,但长期居于袁绍之上,袁绍是当代的豪杰,必定不肯在您之下。而且公孙瓒带领燕、代的士卒,其兵锋不可抵挡。冀州是天下的重镇,如果两支军队合力进攻,会师城下,冀州的危亡立刻就会到来。袁绍是将军的故旧,并且又是同盟。眼下的办法,不如将整个冀州让给袁绍,袁绍必然对您非常感恩戴德,公孙瓒就不可能再同您相争了。这样将军有让贤的名声,自身地位比泰山还要稳固。希望您不要有疑虑。”韩馥素来性情怯懦,因而就同意荀谌的计策。

不久后,韩馥与袁绍派遣前任乐浪郡太守张岐等带着他们的提议到幽州,向刘虞奉上皇帝的尊号。刘虞见到张岐等人,厉声呵斥他们说:“如今天下四分五裂,皇帝在外蒙难,我受到国家重恩,未能为国雪耻。你们各自据守州、郡,本应尽心尽力为王室效劳,却反而策划这种逆谋来沾污我吗!”他坚决拒绝。韩等人又请求刘虞主持尚书事务,代表皇帝封爵任官,刘虞仍不接受,打算逃入匈奴将自己隔绝起来,韩馥等人这才作罢。

本文由永利娱乐官方网址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韩馥|三国人物韩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