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成功获取民意 不靠暴力和阴谋权术

武则天明白农不兴则民乱,她察看了北至汾河两岸、东至汴州等地。当时洛阳下属各州县均田制的实施均不好,家有百亩田的只有十几户,一般农户只有十几亩田。洛阳是东都,朝廷和官员、豪族占田少者数千顷,多者十数万顷,且都是良田。魏元忠任洛阳令时,对大户的田加以限制,并将一些荒山、荒地分给无田或少田的农户,但这只稍稍缓解了部分农户的困难。武则天果断决定,东都和长安的屯兵田不动,把朝廷在洛阳和长安的田分出六成,其他凡占田千顷以上的大小官员、大族大户均退田一半,无偿分给无田和少田的农户。

高宗显庆年间,高宗和武后曾命各州县因地制宜兴修水渠灌田。多年来,狄仁杰集吕梁山东流的数百溪水,汇成20多条水渠,使并州以西方圆500多里农田得以灌溉;陆元方任绥州刺史时,以倒虹吸管引黄河水向西灌田7万多顷;张柬之在荆州时,引长湖水向北、引汉水向东,灌田12万顷;王及善以病体之身出使山东赈灾时,带领地方官员和百姓引大清河水向南,修大小水渠70多条,灌田5万多顷,又在寿州南引河水,扩大了芍陂,使芍陂周围二三百里农田旱涝保收。武则天又命各州县除经常维修外,还要新开渠道扩大灌田以利农事,并奖励了40多名兴修水利有功的官员。

武则天在“建言十二事”中,为普通百姓和中下级官员着想,为他们争得利益,赢得了绝大多数百姓和官员的拥护。所以在武则天执政的50年中,有时她和那些权臣的斗争是用了一些权谋,而她一直立于不败之地,主要是她有一个政治家的胸怀。上面勾心斗角、风云变幻,民间则稳如泰山,这就叫“得民心者得天下”。民心不是用暴力和阴谋权术可得到的。

首先是发展农桑。武则天非常重视农桑,确信“本固则邦安”。兴农是固本的首要,武则天在《臣轨》一书中说,“建国之本,必在于农”,“家给人足,则国自定焉”。她曾说,“农不富,国不富”,为此实行均田制,除应缴租税外,不增加苛捐杂税,并废除盐税和铁税。武则天督促地方官员修水利灌溉农田,亲自查找了高祖以来各地兴修的水利工程共100多处,指令兴40多处,这些工程都发挥了灌田作用。

武则天把各道朝参使和他们带来的老农民请到后宫,了解东北的高粱和玉米、河东道的小麦和棉花、江淮的水稻、西北的畜牧、沿海的渔业等情况,以及怎样抗拒旱涝灾害。武则天让几名女官详细记录,接连十几天不停,随后分门别类,汇总成册。她又命北门学士范履冰、周思茂等整理,详加审阅圈点,最后亲笔题名曰《兆人本业》。再找来贡生、年轻京官及宫中女官400多人,齐集永成殿,分两班日夜抄写,日夜不停,凡一月有余,共成600多册,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部农业科技全书。

武则天的“建言十二事”中,第十条是5年以上有功官员不再考核,第十一条是八品以上京官增加年俸,第十二条是任事久又有才德的官员可晋升。这些措施主要是为基层的小官、小吏制定的。我们知道,县令是七品芝麻官,八品官员是县令以下一些办具体事的小头头,他们常年在基层工作,相当的辛苦。

武则天是中国历史上惟一的女皇帝,从30岁被立为皇后到公元683年唐高宗死的30年时间内,武则天辅佐高宗治理国家。她用李绩、刘仁轨平定了高丽,占领平壤;用裴行俭、黑齿常之等击退吐蕃贵族和突厥的骚扰,使自中原到东西边境得以安定。

武则天很重视边防要地的屯田事业,一则可以发展农业生产,二则可以稳定边境地区的百姓生活,三则巩固了国防。武则天派娄师德在河套一带屯田、郭振元在甘肃走廊屯田、黑齿常之在河源屯田,这3位将军的屯田事绩都载入了史册。

为这些人增加年俸,稳住了这些小官、小吏,使他们安心地、更出色地完成工作任务,这便是本固则邦安。史载,唐太宗死后3年,也就是高宗永徽三年,全国人口有380万户。到神龙元年历经53年,全国人口增至615万户,人口增长近一倍。如果社会动乱,百姓吃不饱穿不暖,大小官吏、地主老财、豪门大户强征暴敛,人民生活不得安定,人口能增长吗?任何时代、任何统治者,如果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必然会得到老百姓的拥护。

本文由永利娱乐官方网址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武则天:成功获取民意 不靠暴力和阴谋权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