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缅北山地丛林战浅析

2019-08-18 01:02栏目:世界史
TAG:

原标题:一定要让英雄魂归故里 ——怀念在孟瑶战斗中牺牲的李大排长

有网友反复要我来谈谈缅甸山地丛林战!其实,我们应该向彭家声他们这些山地丛林战老前辈学习,我虽然行伍出生,也不敢在缅甸丛林战高手果敢同盟军克钦军若开军等山兵面前班门弄斧!

一定要让英雄魂归故里

个人观察: 已经84岁高龄的果敢王彭家声能够非常淡定地应对山地丛林作战,因为他知道先进的装备在丛林很难指望发挥作用,环境又如此恶劣,剩下来的办法只能是加强人员的训练,把缅军的武器装备和数量的优势变成了后勤补给困难的劣势,从而取得了果敢战役的主动权。通过分析缅北非正规的山地战,使我们更加懂得珍惜和平,明白当务之急就是要建立一支适合山地战的边防部队,通过反复训练和培养,以适合西南地区地形条件下的山地战。

——怀念在孟瑶战斗中牺牲的李大排长

现根据公开资料分述如下。

图片 1

一、地理环境

李大排长

缅甸位于亚洲东南部、中南半岛西部,其北部和东北部同中国西藏和云南接界,中缅国境线长约2185公里,其中滇缅段为1997公里;缅甸的形状就像一块钻石,从南到北长约2090公里,东西最宽处约925公里。

李大同志今年50出头,果敢人,傈僳族,2015年2月9日参军,参军时被编入211旅步兵7营,牺牲时任排长。李大同志是一名革命信念坚定、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同志,先后参加过南天门山战役、烂巴寨防御战、新白鱼河后山防御战、孟瑶战斗等多次重大战斗。

果敢位于缅甸东北端的掸邦高原,紧邻中国云南省,地理坐标为北纬23°24′54〃—24°09′24〃、东经98°24′14〃—98°53′42〃。地势海拔在450至2400米之间,平均海拔1200米,最高2400多米。山与山之间的坝子海拔约1100米,是果敢的精华地带。西临萨尔温江与木邦相峙,东与中国云南省镇康县、沧源佤族自治县、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接壤,北面是龙陵县、潞西市,南以南定河与佤邦相对。首府老街和中国镇康新县城南伞镇仅相距7公里。西边以怒江为界。果敢地处比高500米左右,坡度多在30至60度。主要山脉由西北走向东南,支脉纵横交错。多为土山。山顶面积狭小,山脊或平缓或狭窄,两山之间多为浅沟山谷,谷深达数十至数百米。群山中的小盆地(坝区),多为旱地。

8月17日当地时间早上8点,缅军99师一部在掸邦“孟瑶”地区进攻联军同盟军211旅、德昂军6旅联合防区,战斗打响后,缅军动用迫击炮等重武器炮击联军防区,联军官兵奋勇还击,经过3个多小时的激烈交火,缅军对联军防区强攻未果。李大同志也在这次战斗之中,当时他带着一个排与敌人交战在交火最为激烈的防线。

林深草密。多数山地被森林和戒烟后旱地的杂草覆盖。丛林密度大,枝叶繁茂,终年常青。海拔千米以上树高林疏,藤草较稀。林间空地、弃烟地和坝区边沿,多有茂密的“飞机草”、高茅草。山沟和江河两岸的山坡多为竹林或者灌木林,有些地区开发为甘蔗地或耕作地。

8月17日,缅军的第一波进攻被击退,李大排长在上级首长的指示下,利用战歇间进行调整,在部队转移过程中,缅军发动炮击,李大排长不幸被敌重炮片击中身体要害,受伤严重,当场失去知觉。17日下午,缅军发动更为猛烈的进攻,由于一线战事吃紧,李大排长伤势过重,于次日凌晨抢救无效壮烈牺牲。

二、气象条件

图片 2

炎热多雨,雾大潮湿。一年四季差别不大,只有雨季和旱季之分。每年五月至十月为雨季,十一月至次年四月为旱季。年平均气温为25度左右,一、二月较凉,四、五月最热。每天13时至15时河谷和坝区温度高达38度左右,有的地区在烈日下可达50度以上。同一地区昼夜、晴雨、山顶与坝区温差常达15度左右,常常晚上穿大衣、中午穿背心。海拔每升高100米,温度下降0.6至1度。年降雨量在1300至2000毫米。七、八月雨量最为集中,三分之二的时间降雨。多为暴雨、阵雨、大雨。旱季雾多,坝区、山谷更多,零时起雾,早晨最浓,能见度仅为10米左右。日出后缓慢消散,有时延续到11时左右。湿度大,去年平均相对湿度为80%,雨季可达90%以上。

2018年初,李大排长在集训结束后与该营营首长合影留念

三、交通状况

李大排长给我们留下的宝贵财富

河溪少、道路少,路况差。公路较少,多为土石路面,路面较窄,曲半径小,坡度较大,简易桥梁多,负荷量小,雨季容易塌方、堵塞。山间公路和小路既少又窄,多沿山脊、丛林、河谷穿行,交通困难,而且经常不贯通。雨季道路泥泞,路迹不明,经常被山洪冲断或者杂草覆盖,图上地形与实地不符合的现象比较多。

李大排长身上有着陈年疾病,但仍坚持在一线同兄弟与敌军作战,他静默少言、不善于言表,但他积极参加政治学习和军事技能培训,骨子里怀揣着一颗革命者勇敢的心、滚烫的心。他的一言一行给全营官兵在行动和思想上带来积极的化学反应。

四、生存条件

2015年,时值南天门山战斗正酣之际,该营营首长考虑到李大排长“年事已高”,在一线作战腿脚不便,准备调他到后勤或机关部门工作,但李大排长却强烈要求留在一线,他要到最前线与兄弟们并肩战斗。李大排长的言行感染了身边的战友,使得全营官兵的士气高涨。

害虫较多,疾病流行。由于气候湿热,适于毒蛇、蚂蟥、蠓虫、苍蝇、蚊子孽生繁殖,常年不绝。疾病多,易于流行,其中以疟疾、痢疾、钩端螺旋体、恙虫病最为突出,其中恶性疟疾和痢疾对部队危害最大。每年五、六月和十、十一月发病率最高。常见的多发病还有中暑、腹泻、烂脚、下肢溃疡等。骡马传染疾病,主要有血锥虫、炭疽、风湿病等,其中以血锥虫病流行最广、危害最大。

李大排长的牺牲是全营官兵的一大损失,是同盟军的一大损失,是民族民主革命力量的一大损失!即便他离我们远去,但他的事迹、他的思想品行却给我们带来了的深远的影响,是同盟军、是缅甸民族民主革命力量的一大精神财富。

五、人文风俗

一定要让英雄魂归故里

民族众多,人烟稀少。这一地区,民族成分复杂,主要有景颇族、佤族、崩龙族、汉、瑶等少数民族,语言、风俗习惯各异,宗教迷信的影响较深,禁忌多,经济文化落后。边境两侧居民有的是同一民族,有的有亲属关系。

李大排长重伤后是在一户农家进行抢救,由于当时孟瑶战斗非常激烈,李大排长的遗体并不能及时运回红岩革命烈士陵园,部队不得不把他的遗体火化,将骨灰暂时安放于江西地区。

六、对连排级分队战斗行动的影响:

没能将李大排长的遗体带回果敢这是该营官兵的一大憾事。每每提及李大排长,该营营长对这位老同志、好兄弟无比思念,对他的不幸牺牲深感惋惜。这名营首长表示:“条件成熟之时,一定要让我们的英雄魂归故里,将他的骨灰安葬在我们的红岩革命烈士陵园”。

热带山岳丛林地的山、林、热、雨、雾的综合因素,便于隐蔽集结和秘密接敌,达成战斗的突然性;便于广泛实施迂回包围,穿插分割,近战歼敌;便于轻装步兵和小分队活动,开展游击作战;便于凭险据守,扼制要点,节省兵力;便于隐蔽配置和机动,进行伏击和袭击;便于就地取材构筑工事、设置障碍、制作简易渡河和工程保障器材;便于采集野生食物,克服短期困难。

“二九英灵魂归故里风云壮,万千勇士血洒疆场日月新!”同盟军2016年勐古战役追悼大会的挽联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在这个特殊环境下、特殊的战争时期,我们没有条件给李大排长一个风光的葬礼,一个体面的追悼会,我们在这里只能默默地祝福我们亲爱的战友,我们可爱的兄弟一路走好!

七、对连排级分队战斗行动的不利影响:

注:以上大部分内容为李大排长的领导口述,笔者整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指挥、协同、观察、射击和通信联络困难;不便于机械化和重装备的运动,步兵越野运动时,需要翻山、穿林、过河,有时还要砍林开路前进,人员体力消耗大,运动速度缓慢,容易迷失方向,走错路;进攻中队形不易展开,展开后又容易失去联络,容易被敌人和地形分割;防御阵地间隙大,死角多,翼侧暴露,战斗队形容易被割裂;化学毒剂滞留时间较长,容易造成立体染毒,生物细菌不易消除;从下缅甸过来的缅军武器装备易锈蚀,人员、马匹容易患病,补给、战救均较困难。

责任编辑:

八、武器装备

果敢王彭家声的果敢同盟军一个连的主要装备:

重火器估计为1个60迫击炮班、1个重机枪班。

同盟军采用的编制是缅共时期的三.三编织,每连约有110人。

一个齐装满员的步兵连主要装备有:60迫击炮2门、40火箭筒9具、掷弹筒9具、重机枪2挺、轻机枪9挺、狙击步枪、81式自动步枪、冲锋枪64支。

此次果敢之战,战前,同盟军方面兵力为:211旅、311旅、若开军、德昂军。指挥员:彭德仁(彭家声的儿子),兵力估计为2300人。其中311旅是同盟军最高司令部于今年初刚成立的丛林野战步兵混合旅,其麾下第16营作战能力在克钦战场上早己闻名江外。

缅军方面:

缅甸政府军的编制每营一般不超过250人,前后投入50个营,前线总兵力约8000人。战前老街兵力为33师和老街军分区部队。以及09年收编的边防营(前同盟军)。

增援后的缅军全军为11、22、33、44、55、66、77、88、99、 101师,和部分野战旅(也有文章称为战役指挥部),其中11师驻守滚弄等地,但兼有防备佤联军的任务;22、44、55师在**孟邦和克伦邦的民地武;99、101师在克钦邦对付KIA;77、88师在应对德昂解放军。66师为预备队,从刚刚被缅军占领的克钦邦帕卡翡翠矿区调来,在后方休整不到5天。

九、连进攻战斗特点及经典战例分析:

有重点的向心多路进攻、重视侦查准备、连续投入兵力冲击、使用特别分队进行渗透、偷袭与强攻相结合;

经典战例:

2月9日,同盟军2000人兵分三路,北线开入拱掌及以北区域围困缅军。中路,只扑西山区,决坝一带,然后攻占杨龙寨,突入老街,一度全面占领老街,仅剩下米线沟缅军基地未占领;南路控制了东山一线。驻守果敢的缅军33师受到重创,军纪败坏,杀害平民,造成部分边防营(原同盟军)哗变投降。同盟军在进攻中以连为单位,围绕战略目标老街向心多路攻击,缅军悴不及防,不得不收缩部队,主力收缩撤退至米线沟一带等待增援。

随后,缅军紧急进行增援,同盟军避其锋芒,迅速撤离老街并占领两侧高地的有利地形:老街北的杨龙寨、南天门山一线;南翼的东山区扣唐山一线,同盟军占据有利地形咽控老街,吸引缅军主力不得不在非常不利地形的情况下前来仰攻,牢牢控制了战场主动权。

缅军16旅进行了增援,88师抽调2个营,皎梅战役指挥部的的一营、三营,11师的三个营进行补充增援。加上33师的剩下的6个营,对同盟军进行猛攻。但缅军进攻易守难攻的高山,又缺乏战术和准备,伤亡很重。很快前线部队失去战斗力。甚至出现营指挥人员用步话机和同盟军骂战摔死的情况。可见攻击阵地地形险峻。

缅军大举进攻北翼和南翼同盟军。但北翼攻占杨龙寨以后,便进展缓慢。

同盟军通过进攻战役达成了在果敢军事存在的战略目标,并且牵制了50个营的缅军,使得果敢变成了一个大磨盘不断辗压缅军有生力量,分散了政府军对克钦独立军的军事压力,有力支援了克钦独立军未来收复翡翠矿区帕敢的战斗。

十、连防御战斗特点:

组成支撑点式的环形防御、集中兵力,扼守要点、利用居高临下有利地形,根据地貌特征构筑多种简单工事、以多种火器,组成绵密的火力配系、周密伪装并设置各种障碍物、凭险据守,善于袭击、伏击、善于组织兵力进行反冲击。

经典战例:

1、西山区老豹寨反冲击战役:双方投入兵力不详。3月18日中午,政府军向西山区老豹寨同盟军驻地发动空中轰炸,进行炮火准备,造成同盟军士兵5人受伤。19日,政府军对同盟军该驻地发动了6次冲锋,但同盟军誓死力守并趁敌军败退未站稳脚跟之际进行反冲击,穿插到政府军后方占据了有利地形,7点35分成功将其前沿部队反包围,并于7点40分许对老豹寨政府军发动攻击。同盟军在8点14分停止了进攻,转而围攻,敌我阵地犬牙交错,政府军不能动用空中和重炮的支援,同盟军的反冲击战术造成猝不及防的政府军伤亡惨重。双方战果未公布。

2、扣塘山狙击战役:是役,同盟军投入的兵力不到4个步兵连,政府军刚上任的师长亲自到前线指挥5个营的兵力作战,其中有两个营左右的兵力分别从大岗塘等地进攻。

3月16日早晨6时20分,缅军集结重兵向果敢同盟军扣塘驻地发起猛烈进攻,战斗一直持续至晚7时左右。期间,由于缅军进攻密集,同盟军两次动用预备队支援并多次击退敌人,至战斗结束,果敢同盟军寸土未失,共毙伤敌80余人,其中包括一名上尉军官,同盟军轻伤3名。

3月17日凌晨5时40分,缅军预备队66师整师对同盟军扣塘、山头寨防守区发起猛烈进攻,战斗一直持续至次日凌晨3时左右,过程异常激烈,其中部分阵地几经易手后仍回到果敢同盟军控制下,此役共造成敌伤亡近100余人,其中至少9名以上军官级别,果敢同盟军共牺牲6名、伤13名。

3月18日凌晨5时许,缅军对同盟军扣塘防御阵地群再次发起攻击,被击退后使用重炮对同盟军阵地进行密集轰炸。早8时,缅军约400余人向同盟军老高寨、老豹寨防御阵地发起冲击,经7小时激战后,同盟军后撤至有利地形防守,当日共毙敌50余人,击伤80余人,同盟军牺牲6名,伤13名。

3月19日早7时开始至20日,缅军向同盟军老母猪山至大木康洼防御地域发起进攻,阵地几经易手后又失而复得,由于缅军密集攻击并伴有重磅航弹轰炸,出于地形限制不利于同盟军隐蔽,经上报果敢军委并批准后,将防线收缩至安全地带,同盟军牺牲1名,伤27名,轻伤不下火线8名,缴获敌武器装备若干,其伤亡情况不详。

此次扣塘山战役是自2月9日果敢战事爆发以来最为激烈、残酷的一战。政府军伤亡人数空前之多,据在逃难的民众传言,他们看到政府军在回撤的时候,看到一车又一车的上百政府军伤兵往米线沟司令部运去。19日早上同盟军某连单是在打扫扣塘山小洼子战场时,不超过20平米的战场就发现政府军尸体13具,此次打扫战场,单是该连就发现政府军士兵尸体27具。另外有滚弄百姓目睹缅军两车尸体拉往滚弄大江附近掩埋,粗略估计至少还有70具缅军尸体遗留在战场。后政府军使用云爆弹轰炸同盟军阵地,同盟军损失较大,不得不收缩阵地,暂时后撤。

3、破袭补给线取得明显战果。缅军攻不动北翼,就集中兵力进攻南翼同盟军丛林野战步兵混合旅(311旅)的阵地,这里地形没那么高。但缅军仍然攻不下。几次拼血本的进攻,都惨败下来,损失非常大。轰炸中国边民,撤换三个师长都在这一时段。同盟军一边固守高地,一边破袭缅军补给线,使得缅军首尾不顾,滞缓了缅军的进攻力度,取得了重大战果。

老街两条主要补给线,西线已经被同盟军主力绝对控制(路过决坝的路线)。南线屡屡被311旅派出特别分队袭扰。因此,当前线兵力不足时候,缅军使用了直升机进行增援,此次增援的是缅军战略预备队66师。缅军第二轮攻击,不敢攻击南天门山,改进攻扣唐山一线。南线交通并未打通。66 师兵力损耗也很大,某代理营长第三天就战死。为了打通被同盟军封堵的补给线,敏昂莱又抽调第十旅,甚至三角军区部队进行补充,仍捉襟见肘、无济于事。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娱乐官方网址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缅北山地丛林战浅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