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有光:持续一个世纪的读书生涯

提起周有光,很多人会想到由他参与设计的汉语拼音方案——1958年以后的小学生入学后首先要学的就是汉语拼音。因为在方案制定过程中作出的重大贡献,他本人被誉为“汉语拼音之父”。不但如此,这位高寿老人还被作家沈从文称为“周百科”,从中可以窥见其涉猎之广泛和学养之深厚。 去年,“文化巨擘世界公民——周有光110岁华诞座谈会”在首都图书馆举行,周有光的外甥女毛晓园女士在座谈会上透露,周有光虽然身体虚弱,但还能读书看报。也就是说,周有光的读书生涯已经持续了一个世纪。 周有光幼年时家里曾经请了中文、英文、舞蹈老师教他的姐姐们,那时周有光年纪太小,还不能学习这些课程。因为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备受宠爱,家人不舍得让他早上学,所以周有光也没有读过私塾,用他的话说,就是“小时候读书读得不多”。6岁时,他进入一所刚建成不久的新式小学,课程只有国学、英语、算数,因为成绩优异,本来需要7年读完的小学他只用了6年。后来,在常州中学的预科班,他集中学习了中国古代文化,如《左传》《古文观止》等,他深厚的古典文学修养就是在那所学校打下的基础。 后来,在圣约翰大学,周有光学的是经济学,百科全书是他常常翻阅的课外资料,后来转学到光华大学。在一篇回忆文章中他提到了着名诗人徐志摩,徐志摩是北京大学教授,又兼光华大学教授,周有光没听过徐志摩的课,但看过徐志摩的所有作品,表示“很钦佩”,并说“我想徐志摩的文章今天也值得青年人读,他非常有才华”。 工作后周有光一直坚持不断吸收新的知识,特别是从经济学转向语言学的过程中,他阅读了大量和语言学相关的书籍,在制定汉语拼音方案的过程中,他又把这些旧书都读了一遍。退休后的大部分时间,周有光都在家中“看报、看书、写杂文”。 很多爱好读书的人都有自己的书房,并且愿意为自己的书房起个雅致的名字,但是周有光的书房一直很简陋。他曾经写过一篇《有书无斋记》,称自己上世纪50年代的家里“卧室就是厨室,饮食方便;书橱兼作菜橱,菜有书香”“门槛破烂,偏多不速之客;地板跳舞,欢迎老友来临”,很多书只能被随意摆放。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周有光家的住房条件改善了,他因此有了一间9平方米的书房。曾经有记者探访过周有光的书房,称其书房大多被书架占据,除了语言文字方面的书,还有大量政治、经济、科技等方面的书籍。 据周有光描述,他书房内的书桌既小又破,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大了就无法放小沙发和大书橱。书桌虽然小,足够我写文章了”。用他的另一句话来解释,就是“心宽室自大,室小心乃宽”。这种修为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读书。

  他是华东师范大学两所前身学校——圣约翰大学和光华大学的校友,在留日深造经济学之后又在欧美供职金融行业,新中国成立后任教复旦大学,教授他的老本行经济学。

  一名海归银行业者弃“金”从文,竟成就了一位“汉语拼音之父”。1月14日,刚刚度过他112岁生日的次日,我国著名语言学家周有光驾鹤西辞。

  无论求学还是执教,周有光的母校都在他一生牵念的上海滩。他是华东师范大学两所前身学校——圣约翰大学和光华大学的校友,在留日深造经济学之后又在欧美供职金融行业,新中国成立后任教复旦大学,教授他的老本行经济学。

  直到1955年某月的一天,还在复旦教书的周有光忽然接到通知:要他到北京参加当年10月召开的“全国文字改革会议”。从此,汉语拼音方案与他正式结下了一世情缘,也令这位自嘲“被上帝遗忘的人”无法被几乎每一个中国人遗忘。

  据母校官微资料显示,百岁之后的周有光依然关心华东师大等校发展,多次接受学校赴京专访,支持校史资源建设。一年前的2016年1月12日,周有光还在家中收到母校华东师大的生日祝福。

图片 1

  时至深冬,碧空日和,已过期颐之寿的周有光先生白发朱颜,又一次在北京家中会见来自上海的校友们,愉快地与晚辈们用纸笔交流,并亲手题字“大夏光华”。当时,先生幽默地说道:“我现在退步很大,请大家包涵”。

图片 2

  华东师大方面带来寄语先生的生日贺信,还有记录有周有光和其夫人、著名昆曲研究家张允和求学经历的《光华文萃》《圣约翰大学与华东师范大学》等校史文集。事实上,周有光在圣约翰大学学习两年后,于1925年因“六三事件”离校,转入华东师范大学主要前身之一光华大学就读,而张允和女士也曾在光华学习。有意思的是,张元和、张允和、张兆和三姐妹,“对应”的正是顾传玠、周有光、沈从文三连襟。

图片 3

三连襟与三姐妹于上海合影(前:张元和、顾传玠 后:张允和、周有光、沈从文、张兆和)

  周有光1906年出生于江苏常州青果巷中,10岁时随全家迁居苏州,进入当时初始兴办的新式学堂读书。少年时就读常州高级中学,与后来同样成为语言学家的吕叔湘为同学。

  1923年,周有光考入上海圣约翰大学主修经济、语言学。在大学读书时,他积极参加拉丁化新文字运动。1954年,因为之前已发表、出版过一些关于拼音和文字改革的论文和书籍,周有光被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邀请,担任汉语拼音方案委员会委员。

  而正是1955年,周有光提出普及普通话的两项标准:全国汉族学校以普通话为校园语言,全国公共活动以普通话为交际媒介,并提出汉语拼音方案三原则:拉丁化、音素化、口语化。至1958年,汉语拼音方案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1979年—1982年期间,周有光出席国际标准化组织会议,促成国际投票通过汉语拼音方案为拼写汉语的国际标准。之后,周有光继续研究以词语为单位的拼音正词法,形成《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并于1988年公布。

图片 4

本文由永利娱乐官方网址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周有光:持续一个世纪的读书生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